道家要闻 名山宫观 高道访谈 道家养生 道家国学 问道之旅 道家书画 慈善公益 道家功夫 道家影音 道家仪范 道家知识

 

李耀辉:“普济劝善”的社会价值——《赤松黄大仙师宝忏》的现代解读

发布时间: 2021-05-07 |来源: 中国网道家文化 |作者: 李耀辉 |责任编辑: 沈晔

香港道教界于丁酉年举办十年一度的盛事──“金箓罗天大醮”,这是一个为国家、为国人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大型科仪。其间,还举办了文化讲座。本人有幸受邀参与,在讲座中谈了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香港黄大仙信俗”是如何播道弘扬、如何面对日新月异的世俗社会、如何面对挑战进行创新而走向世界等等问题。

首先来谈谈香港啬色园黄大仙祠的坛训、宗旨:普济劝善。1915年,广东西樵普庆坛梁仁庵道长及梁钧转道长把黄大仙师画像带到香港时,“普济劝善”的宗旨就已融入黄大仙信仰。1921年,啬色园黄大仙祠普宜坛在九龙竹园创坛时再得黄大仙师乩示“普济劝善”,自此,“普济劝善”便成为啬色园的宗旨而奉行至今。黄大仙祠植根香港96年来,“普济劝善”“有求必应”的理念已深入港人心里,陪伴港人成长;并借此于香港社会广推善业,造福小区。

本文将再度解读《赤松黄大仙师宝忏》,希望从哲学、宗教、文化、心灵等多个层面,去探求如何把“普济劝善”之精神推行开去,以期望来日可申请成为世界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黄大仙文化研究”简介

学界有关黄大仙的研究,还处于比较初步的阶段。例如,在香港本地有早年黄兆汉教授的《黄大仙考》与《黄大仙信仰考略》;吴丽珍博士的《黄大仙研究》;早年香港城市大学的GraemeLang、Lars Ragvald的合著,提出“移民来的神仙”的看法;而后来台湾的高致华博士与陈晨博士等亦皆从事黄大仙的研究。其实,早年为啬色园著作专书的三位学者(游子安教授、危丁明博士、钟洁雄女士),他们至今仍陆续有“黄大仙研究”的作品面世。在去年啬色园举办的黄大仙信俗国际学术研讨会上,与会的中外学者也提交了很多关于黄大仙的研究文章。另外,金华市的“黄大仙研究会”亦有出版杂志、书籍等,2017年出版的《中华黄大仙文化》,内容非常详实,书内附有“黄大仙文化研究论著索引”。“黄大仙文化”研究,有待学界推动、引荐,此主题之方方面面皆亟需有识之士继续深入探讨考究,推陈出新。现在黄大仙祠平均每天有近万名中外游客到来,其中亦有学生、学者等。我们现在的不断支持、组织研究学会、出版等举措,是希望把仙师之信俗文化加以活化,播玄风于全球。如正在策划出版的《赤松黄大仙师宝忏》一类之白话注释,便是希望将黄大仙师“普济劝善”的精神,流传至社会的各个层面去。

《宝忏》的成书与流传

有关此忏本之传入香港,据啬色园之老道长口述,皆说是源于广东西樵山之旧坛,后才由梁仁庵道长传进香江。回顾啬色园之创坛历史(亦即于香港何时起尊崇“黄大仙师”),1915年,梁仁庵道长把仙师画像带进香港,由湾仔的“前铺后居”始供奉黄大仙师。1921年,在竹园村一地建庙,创立普宜坛。依此推论,此经可能于梁仁庵道长时已带进香港。现时除啬色园外,其他坛场亦流传有与经文相近的《宝忏》版本。但此《宝忏》经本是否始于啬色园,已难稽考。有说在1915年前香港一地就已出现了一个供奉黄大仙师的小道坛;亦有说早于南宋时,宋端宗赵昰、宋帝昺南逃福建、广州时曾到金华山藏匿、拜大仙;有说当时少帝曾参拜先皇赐号的大仙,并携同仙师小木像逃难,此时已把黄大仙“灵移南天”。如上所说,一本经书之传入是“多元”的,如欠文献资料,实难考究。

坛内向来皆说《宝忏》是于清代时仙师降乩于“普济坛”,后又立“普庆坛”,传至香港所建立的“普宜坛”,仍是沿用此忏本。如经文开始有:

宝镜人心乐  日月照万年

开山广劝善  叱石大罗仙

莲花山始下  菩岭普济前

花间添稔地  招集众群贤

当人最要善  行为切勿偏

黄大仙像

这段经文,已把此经的出现谈得一清二楚。经文中的“莲花山”即位于广东番禺的名山,现为“广州八景”之一。而“菩岭”即菩山,位于番禺石楼镇,古名“菩山村”,现名“大岭村”,乃一个千年古镇,当初“普济坛”即建坛于此。另据本园传承下来的《惊迷梦》善书,内有成书日期为“光绪二十四年戊戌年”(1898),即创坛应在此之前,而《宝忏》也应于《惊迷梦》成书之前。另,据《惊迷梦》记载,“1899年得乩示建黄大仙祠于广州花埭(现在的芳村)”,故经文“花间添稔地”,实际是阐述梁道长于其故乡西樵山之稔岗建立“普庆坛”,并普施“仙方”赠药的善业。

其实,《宝忏》内除以上涉及经坛的文字外,还有两处谈及:如于“志心朝礼”内有“五羊开普济”“樵稔庆同声”;而至《黄大仙真经》内,更有“普庆坛成普济功,惊迷梦书成细订”;最后的《四字真经》有“开坛设教,樵岭同声”。以上这些经文,皆为建坛及出版善书埋下了玄机。

天人感应  宝忏普济

啬色园传承下来的《宝忏》,或以上提及的善书,如《惊迷梦》《醒世要言(卷一、二、三)》《三教明宗》,甚至广为善信推崇的《黄大仙灵签》等,皆是通过“天人感应”由扶乩鸾降信息而化成文字的。

为了明了黄大仙师之大道,世俗之人有必要研修《宝忏》,因而本人广推“祈福结缘经忏研修班”课程,愿信众能参悟仙师之道,与仙师有所感应,便可以清静无为了。所以《宝忏》开首的“大仙赞”为:

金华洞化

众圣传经

惊迷普济救群生

劝善达人心

顶礼师祖

万劫尽消除

朝礼

运元威显普济劝善大天尊

黄大仙祠麟阁

经文的开首是歌颂仙师得道于金华的仙迹,经内谈及“洞化”二字,这里于道教修炼思想而言,分外有意思。道士修炼一般选择在“洞天福地”,这是由于道士对“洞”之理解为有“通”之意,古人尤好“洞天”,才能“通天”,像神仙之居所,既可得福,又可直接“感应”上苍。所以经文说“洞化”,“化”乃道教修炼用语,修炼要“变化形神”“变化气质”,如仙师于金华山修炼,要“炼精化炁”“炼凡化圣”,这亦是经文要“悟”出的法诀,能知化而化,与天地同化,则能达“出神入化”之境。

虔拜志心焉

普告劝化人

六道消愆

超脱乐无边

惊醒世上家

阐化大天尊

空空化万年

正因为信众要习经忏悔,才能变化自我,对仙师之意有所“感”,仙师才有所“应”,再去感染他人,共同营建和谐社会。经文的“六道”存在于道释两家思想中,融汇三教思想,这亦是本《宝忏》的特色之一。啬色园承自金华派仙师之信仰,科仪乃为全真之仪范。道长应如重阳祖师所倡导的“儒道结合”“内道外儒”,如全真龙门派的“内外双修”,除重心性修炼外,亦要利生济物,积功累行。

至于“众圣传经”,传下的是乩手感应仙圣的乩诗,并辑录成《惊迷梦》一书。《惊迷梦》开首之序,除了流传甚广的《仙师自序》外,还有《关圣帝君命序》。序中说:“何为而作也?盖自举世昏昏,多在黄粱未熟,良可慨矣。求其惺然梦觉、罔入迷津者谁哉?或迷于声,酣沸笙歌,而不知惊。或迷于色,乡溺温柔,而不知惊。”明确指出由于世道衰微,道风不振,道门戒律松弛,以致仙真降下坛训,希望拯救社会的道德风尚和人们的思想情感。经文“劝善达人心”“万劫尽消除”,意为只有读经礼忏,“世道人心”才能得以转化过来,社会政通人和,人的价值也会得以提升,展现国泰民安之景象。

“普济劝善”的社会价值

在《宝忏》内,“普济劝善”这四字随处可见,经首尊称仙师为“运元威显普济劝善大天尊”,后仙师的圣号皆与此功行有关,如敕封“玄妙普化养素净正帝君赤松仙翁”,又颂赞其“普化及生灵”。《黄大仙真经》内,又有“仙师劝世间有性人,存乎本来天性”;另后有“普渡众生,法显超灵”。这些经文处处皆显露仙师“普济劝善”之精神,同时也教导道门众道侣,宜广行其“普济劝善”之精神。炼心见性,“性”即“心”的意思,通过诵经以净化“心灵”,回复本性(心),不沉沦于社会之颓气。其实人类的聪明才智和道德观念都是“心”的先天本能,为“心”之固有,而“性”在于心,为人之性的仁、义、礼、智等四端,皆蕴藏人心之内,因此尽心就能知性,即知“天”,必能感应神明。道教融摄儒、释之心性论,形成了自身的心性修炼方法,如全真龙门派主张“悟道为识心见性”。为此,啬色园也以此精神而于社会建立多元的社会服务,于社会施医赠药,扶贫助幼,兴学弘法。

发扬仙师之精神,莫过于通过“诵经礼忏”。道教之科仪,实有近似俗世的“礼法”,内里涵蕴了中华文化的部分内容。透过“科仪”,可以在社会层面广施教法,提倡道教“普济劝善”的精神,为社会文明的发展进步贡献力量;更可以满足社会不同阶层的人们的精神和信仰的需要。这样,和谐社会自然应运而生。现今有识之士也皆赞同:于社会实行道家的“治道”,此并不是空谈。

仙师“十美德”之弘扬

《宝忏》内又有重要的内容为“十美德”,主要见于忏本内之《黄大仙宝经》:

孝:怀胎十月否劬劳,睡湿眠干苦自徒。

长大成人如忤逆,问心真个不如无。

悌:棠棣花开三两枝,椿萱堂上舞斑衣。

随行后长方为弟,不弟犹如不孝儿。

忠:受君之禄代君忧,方是为臣体自修。

乱则辞官平则仕,问他忠字意何由。

仁:心中本德便为仁,恤寡怜孤又赠贫。

念注慈祥恭且敬,不私自己大公人。

义:处世交朋义贵先,英雄气慨志怡然。

莫将豪恶为真义,须顾奸雄手段牵。

廉:治家万事廉为本,富厚都由此积来。

不可常存今贝念,一身清净乐何哉。

耻:为人最怕不知羞,奸诈邪淫起念头。

若得臭名留万古,奚如芳字纪千秋。

礼:人世无非处五伦,礼当行者贵遵循。

若教自僭兼常犯,到底何分疏与亲。

节:耿介操持志立坚,贞忠自守对皇天。

切莫心如风摆柳,事无两可理当然。

信:輗軏难离大小车,为人无信一相如。

返躬自问心何愧,是是非非莫妄施。

以上劝善经文,确实是“救世的良方”,修身之根本。《宝忏》内还列出了遵循仙师宝训、奉道忏悔可获得的无限恩赐。这种恩赐除了己身之外,还会福泽后代。且见经文内有:

谱箓功过清,福禄及门庭。

皇天不负此贤人,自有临头报应。近则报己身,远报儿孙命。

须知积不善之家有余殃,积善之家有余庆。

就是说,奉行仙师之道,除了己身受益,甚至鬼神亦敬畏之。“箓”为入道的凭信与行法的依据,道士如行正道,神吏亦会护卫,所以箓实为符书,记下功德。“箓者,戒情性,止塞愆非,制断恶根,发生道业。从凡入圣,自始及终,先从戒箓,然后登真。”所以行善累德,福禄门庭。

仙师更教导我们去追求“至善”的美行,亦是道教劝善之生命伦理,结合教义,尊重生命,希望我们心怀去恶扬善的道德意志,持之以恒,以道德实践与心性修炼相结合,最终达到至善之境界。于诵经、斋醮科仪之外,更要身体力行,才能身心健康,承传美德于后代,爱护自然环境,齐同慈爱,这不但是黄大仙师的旨意,也是道教教义之所在。

总结

总括而言,随着人类生活的不断改善,社会物欲充斥,人们的“心灵”浮现出种种问题。提倡黄大仙师的“普济劝善”思想,有利于社会的健康发展,提升人的灵性,为社会注入正能量,将道教斋醮文化、养生文化、黄大仙信仰文化传播开去,将会使人人得益,福寿无量。

再者,黄大仙的“普济劝善”思想,落实到社会层面上,即是普罗大众的道德行为标准,太上云:“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道文化”的核心内容正是“清静无为”与“自然”,人们修炼心灵,顺应自然,活出高尚人格,提高人生境界,这样人生与社会才得以永恒。(作者:李耀辉道长为香港啬色园监院)

 

相关文章